首页 > 回档南晋 > 第四章 儒生如修罗

我的书架

第四章 儒生如修罗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第007章儒生如修罗

  一脚踢飞门房之后,韩奇山不再理会,快步向着衙门大堂奔奔去。

  当他看到眼前一幕时,整个人气得都在颤抖。

  外面下着暴雨,多少百姓家园被大水冲毁,多少人无家可归,多少人惨死。

  可是,这些衙役不去救灾,而是躲在这里悠闲的涮着火锅,旁边还摆上羊肉卷、卤猪蹄……

  香味,充斥着整个悬衙大堂,可是在韩奇山闻着,却是那么反胃。

  县令朱费标也在,他那一身肥肉堆在身上,肚子高高撑起衣服,感觉轻轻一碰就能流出油来。

  “你是什么人?”所有人抬头看向他,捕头恶狠狠呵斥起来。

  韩奇山气得身体直发抖,特别是看到那两个打死自己养父母的衙役,更是仇人见面份外眼红。

  “他是、他是韩奇山!”那两衙役也认出他来,惊呼道。

  众衙役闻言立刻反应过来,在逃要犯竟然敢送上门来,抓住又是大功一件,纷纷起身。

  “抓住他。”捕头吼了一声,众衙役立刻冲过来抓人。

  而整个过程,朱费标都没有理会,居然还只顾着涮火锅。

  “嘭嘭嘭……”就在韩奇山准备动手时,身边一道人影闪过,阮云出手如电,三拳两脚直接将几个衙役踢飞。

  哐当当……

  火锅被砸了一地,朱费标更是被烫得哇哇直叫。

  “啊,烫死我了,哪里来的贼人,胆敢在县衙闹事,给本官就地正法!”

  可是,他的话仿佛没起作用,众衙役都呆住了,不敢上前。

  “大、大人,好、好像是府台衙门的人。”捕头胆怯的说了一句,朱费标这才看清楚阮云身上的捕头官衣。

  “本官东宁县令朱费标,来者可是府台衙门的?”他堂堂一个七品县令,又岂会害怕区区一个捕快?

  严格说来,捕快是没有品的,纵然是府台衙门的人又如何,敢动他这个县令吗?

  “化乐府台衙门,捕头阮云,朱县令,此次我前来是奉命核查一桩命案,请配合,这是府台文书。”阮云一脸正色说完,亮了一下自己的腰牌,然后将文书证明往前一递。

  捕头赶紧过来,双手接过文书,又恭恭敬敬递到朱费标的手中。

  对方皱着眉头打开看了一遍,又看了看一旁的韩奇山,这才露出了笑容。不过,他明显笑得很假、很虚伪。

  “阮捕头,这、这件事情只怕是这凶犯的托词吧,纯属污蔑,你一定不能信啊。”朱费标说着,一指旁边两名衙役,“你看,他们此时身上还有伤,都是被这凶徒给砍伤的。”

  果然,两名身上还绑着纱布的衙役往前走了两步,所言非虚。

  “放肆,胆敢捣毁圣门儒生,好大的胆子。”阮云可没那么好糊弄,厉声呵道。

  “圣、对门儒生?你说的是这凶徒?”朱费标冷笑起来,他也没那么好糊弄,一个破秀才而已。真要是圣门儒生,还会为了一点税粮死了爹娘?

  “朱肥膘,寻日里你就优势欺压百姓,纵容手下衙役做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,今天,你的好日子到头了。”韩奇山声音冰冷,眼睛里仿佛有两团火焰在跳动一般。

  “住口,你一个通缉逃犯竟然还敢口出狂言,污蔑本官,罪该万死,来人。”朱费标高声怒喊。

  “在!”

  “给我将此凶犯拿下,若敢反抗,就地诛杀。”

  “是!”众衙役纷纷抽刀,作势上前。

  “谁敢?”阮云大步上前,一脸冰冷挡在韩奇山身前。

  她身上那后天中期的气势可不是虚的,着实挺吓人。再加上常年积累而成的杀意,更是吓得这些普通的衙役们不敢乱来。

  场面一下僵持,气氛变得焦灼。

  “阮捕快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朱费标笑道,不过心里也虚,此事万万不能让韩奇山翻盘,他屁股下可不干净,经不起查。

  “好话不背人,若真光明正大,何须怕人听。”呵!她这明显是不给面子啊。

  “你果真要阻挡本官缉拿此凶犯么?”

  “圣门儒生,岂容你区区七品县令侮辱。”阮云再次搬出韩奇山的这个称呼。

  “行,你如此护他,恐怕不是拿了什么好处,今天莫说你来,就算是府台大人亲来,本官也要秉公执法。众衙役何在?”朱费标这是准备硬钢了。

  “在!”十几个衙役齐声应答,手中大刀已然紧握。

  阮云也不是吓大的,这种只是小场面,又何尝能够唬得住她。人如利剑立在那里,纹丝不动。

  “阁杀勿论!”朱费标双目透着血丝,面目狰狞吼道。

  众衙役立刻提着刀围了过来,他们虽然担忧,可这些年也跟着朱费标干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,若真事发,一个也跑不掉。县令发令,自然也就不再有顾忌。

  阮云虽然厉害,但架不住人多,胜负未尝可知。

  而就在众人欺身上前之时,一旁的韩奇山动了,一把抓住阮云的官刀。

  “铿啷……”

  只见人影晃动,刀光四射,唰唰唰!!!动作快到阮云都反应不及,十几名衙役头颅飞起,血溅当场。

  “不可!”阮云大惊失色,想要阻止已是来不及。

  “咕噜噜……”其中一颗人头更是滚到了朱费标脚下,吓得他惊恐大叫,摔倒在地。

  “杀、杀人了……”

  斩首这些衙役之后,韩奇山竟然眼都不眨一下,就连也杀过许多坏人的阮云也自愧不如。如此心性,唯有战场上经历过生死撕杀的战士方能磨砺出来。

  可这位看似孱弱的书生,竟然也有如此心性,这可比他为何如此厉害更让人震撼!!!

  就在这恍惚之间,韩奇山已然上前,刀架在惊恐万状的朱费标脖子上。

  “韩、韩奇山,你可是个读书人,不能乱来。是、是他们乱来,我、我一定给你一个交待……”此时的他,哪里还有刚才县太爷的威风,早吓尿了。

  韩奇山闻言,冰冷的脸却冷笑起来。真当自己那么好糊弄吗?这种人,哪有什么道理可讲。

  “以后死无对证是吧?那我问你,泾水河堤豆腐渣工程又是怎么回事,你贪没了多少河道工程?害死了多少人?多少人因洪水无家可归?你为何不上报朝庭?”

  “我、我……”朱费标脸色大变,吓得不轻,哪里回答得上来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今天我就替天行道,去死吧……”韩奇山说完,刀芒闪去。

  “啊……”一声惨叫,人头落地,鲜血狂喷。

  “使不得!”阮云吓得也不轻,斩杀几名恶役那还有法子。朱费标可是堂堂七品县令,一方父母官,纵然有罪,那也是不能动用私刑的。

  哪怕韩奇山是一位儒生,这个祸也是闯大发了。

  这哪里是印象中儒雅风度的儒学之士,根本就是个地狱修罗!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