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回档南晋 > 第七章 术士的阵法

我的书架

第七章 术士的阵法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第010章术士的阵法

  “不,这不是鬼打墙!”韩奇山喷过舌尖血后,非常笃定的说道。

  民间传说,若遇到鬼打墙,舌尖血是至阳至刚,可破之。

  “不是鬼打墙,那我们怎么走不出去?”阮云也是一脸愁容的问道,这样的情况,她也是第一次碰到。

  “我想,我们可能被人困在阵法里了。”韩奇山想来想去,只能得出这么个结论。

  众人闻言,亦皆惊愕。

  “韩先生,你是说我们碰上了术士?!!!”阮云大惊失色,所有人更是想不通。

  术士,哪个不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,为何要为难他们这些无名小卒?

  阵法,只是他们一种厉害的手段,普通人根本无解。

  “我想,是的!”韩奇山重重点了下头,不过自己这个结论更是让他心惊不已。高高在上的术士,为什么要想杀自己呢?

  “那怎么办?!!”阮云也一脸无助的问道,被术士盯上,麻烦大了。

  韩奇云低头沉思起来,他也没见过术士,只能搜索脑子里的所有知识,希望能找出办法。

  众人见状,没有打扰,不知何时,他已经成了众人的中心人物。

  “有了,大家找找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古怪的东西。”韩奇山突然抬起头,似乎想到了解决办法,赶紧吩咐道。

  “听韩先生的,找!”阮云一声令下,众人纷纷四散,开始搜寻。

  韩奇云也加入其中,可是,大伙找了近半个时辰,什么也没有发现,绕来绕去,又回到了原地。

  倒霉的大伙没找到任何可疑之物,幸运的是整个过程中那神秘的术士并没有再发起攻击。

  “头儿,什么发现也没有,会不会是我们想多了?”手下们怀疑道,的确,哪个术士闲来无事逗他们玩呢。

  “韩先生,这……”阮云看向他。

  韩奇山还不死心,直接走到一边,身上撕下一块布包在手上,用力将树上的箭拔下来。

  放到鼻子边闻了闻,没有异味,应该无毒。

  但他眉头还是微微一皱,这上面有一股古怪的气息。有点像万民伞上的那种古怪感觉,但又不一样,至于哪里不同他也说不清楚。

  “有了!”突然,他脑子里一亮,万民伞,说不定是个突破口。

  想到这里,赶紧从身上油布中取出万民伞!

  “随我来。”他将这东西往自己头上一罩,顶着就往前走,众人赶紧跟上。

  前路渐渐清晰,天上月亮也露出了笑容,将山道照得明亮异常。

  大概一刻钟之后,他们转过一道弯,看到了前面宽阔的道路。

  “呼!!!终于出来了……”

  众人欢呼,长长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赶紧走!”阮云催促,此时不是庆祝的时候,谁知道那藏在暗处的术士还有什么诡异的手段对付自己呢。

  翻身上马,用力一夹双腿,马儿狂奔而去。

  一棵大树上,一双阴冷的眼睛闪烁,望着远去的众人,瞬间消失。

  “呱呱呱……”树上传来几声乌鸦怪叫。

  没多久,终于到了鄱县驿站,大家伙这才放下心来。过了鄱县就是一马平川,应该就安全多了。

  这一晚,大家没有敢大意,全部挤在一个房间中,严防死守,以防万一。

  “韩先生,你确定那是术士吗?”阮云满脑子的疑问。

  “不确定,但有这可能。”韩奇山连术士都没见过,但他有一种直觉,对方是冲自己来的。

  “我们怎么会惹上术士的呢?”一个捕快嘴快问道,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匪夷所思。想想,不仅刺激又后怕。

  今天晚上,要不是韩奇山想到用万民伞顶在头上,怕是都得留在那里。

  “对方是冲我来的。”

  “啊?!可这是为什么啊?”阮云一惊,侧头看向他。

  “因为我的是男人。”韩奇山淡淡一笑。

  男人?众捕快不解,这算是什么回答,自己这些人也都是男人啊。

  但阮云却听懂了,之前她也是这么回答韩奇山的。

  不由噗嗤一笑,到是让紧张的气氛稍微缓和了一些。

  众捕快都看傻眼了,惊为天人。

  “头儿,你、你笑了……”

  “天呐!铁树还能开花?”

  “我的妈呀,我以为头儿不会笑呢。”

  众手下调侃起来,到没了刚才的紧张。

  “对了,这伞怎么就能破术法呢?”片刻,又有捕快好奇问道。

  的确,一块白布而已,不就是上面写了些名字吗,难不成这就成了法器?

  韩奇山没有说话,而是淡淡笑看着阮云。被他看得无奈,只好解释道:“万民伞,又称万民功德伞。别看它是块普通的布,可是上面积累了万上的感恩之情,这是大功德,相当于万人的意念附着在上面,想来应该是有克邪之用。”

  众捕快听得眼前放光,不停咋舌!

  没想到,一块破布,竟然一下变成了宝贝。

  她的猜测,到是跟韩奇山的推测差不多。不过,看样子其他人感应不到这万民伞上面的那种古怪气息,只有自己能。

  那种感觉,恐怕就是功德起到的作用吧。

  可是,为什么那只箭上也有这种类似的感觉呢?箭上不应该有功德啊?

  既然不是功德引起的感觉,那是什么呢?那上面是万民意念,对,就是意念。意念也就是精神力,这是精神力的感觉。

  箭上的精神力明显没万民伞上的强,所以对方摆下的阵法被自己破了。

  一下想明白了许多东西的韩奇山笑了起来,这个世界还真是神奇。

  那武者,是不是也能修炼出意念呢?

  一切,都太过玄奥,恐怕只有等到了上京之后才能慢慢接触这些知识吧。

  “韩先生,您笑什么,是不是想到了些什么?”一名捕快好奇问道。

  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能从术士手中逃出生天,该感恩,呵呵。”韩奇山也懒得跟他们解释,毕竟,这东西自己也不知道准不准,说错了也是误人。

  “不早了,大家休息吧,明早还要赶路。”阮云催促了一句,有人轮流值守,大家伙这才各自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或爬、或坐、或靠,就这么睡下。

  一夜无事,次日,天刚亮,草草吃了些东西后,众人再次出发。

  接下来一天的路程,并无任何事情发生。傍晚十分,终于赶到了化乐府衙门,到这里众人才算真正的安全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