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回档南晋 > 第八章 男儿当有为

我的书架

第八章 男儿当有为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  进了化乐府衙之后,韩奇山没有被直接送到牢房,而是被请到了一间偏厅之中。

  这里备好了酒菜,府台周德明和学监伍东舟已然在此恭候多时。

  至于为什么没有在正厅,这是为了避嫌。

  他再怎么说,现在也是案犯身份。庙堂上的事情非常复杂,但凡被人抓住一丁点把柄,那就有可能成为压倒骆驼的稻草。

  落座后,阮云在一旁坐陪,房间里就他们四人,这样说话方便些。

  “韩先生,这件事情上,你冲动了……!!!”周德明摇头叹惜不已,首实为他感到不值。

  “是啊,韩先生日后前途无量,可……”伍东舟也是不停摇头。

  韩奇山能感受到二人的真诚,不似装出来的,颇有些感动。

  “男儿当有为,明知不可为亦必为之。至于以后如何,但求无愧于心,到是无所谓了。”

  “好,好一个男儿当有为……”阮云当先鼓掌叫好,大为赞赏。

  周德明和伍东舟二人也是不由暗暗佩服,谁说读书人柔弱,骨子里可是刚得很。

  “来,我等敬先生一杯,为你此举干杯。”周德明抬起酒杯,大伙纷纷抬起,轻轻一扬,一饮而尽。

  “痛快,呵呵!”韩奇山叫了一声,一杯白酒下肚,身体传来酣畅淋漓的快感。

  再满上,他自罚了三杯。

  “这三杯,感谢诸位对我的恩情,韩某欠三位一份情,若有日后,定当厚报。”一饮而尽。

  “吃菜,来尝尝,这是我们化乐的特色菜,白溜妖猪肉。”周德明亲自夹了一块放到他碗中。

  妖猪?!

  韩奇山一愣,立刻放到嘴尝了尝,此肉韧而能弹,嚼劲十足。咽下后,口腔中更是传来一阵特有的肉香,味蕾瞬间炸开,直透头顶。

  “妙!”韩奇山惊奇的叫道,这块肉绝对是他吃过最好吃的肉,没有之一。

  更妙的是,此肉下肚后,竟然有一丝精纯的能量迅速释放,然后进入自己丹田之中。

  “呵呵,韩先生,这虽然还不是正宗的妖猪肉,但也是难得珍品。大人为了迎接先生到来,可是费了许多周折才寻到此肉啊。”伍东舟笑着解释了一句,这是在给周德明表功呢。

  “东舟,没必要说这些嘛!”周德明笑了笑。

  “大人费心了,只是刚才伍大人说这不是正宗的妖猪肉,能跟学生详细说说吗?”韩奇山对于这个还真不太了解。以前一介寒门,能吃饱就不错了,这种高级货自然是无法接触的。

  见他求教,伍东舟只好解释道:“先生有所不知,真正妖猪实力强大,又岂是普通人能够得到。这肉其实只是一些血统不存,用妖猪为家猪配种生下的后代而已。不过,价值也是不菲的。”

  韩奇山听完瞬间明白,就是个串儿!

  串儿的肉里面都含有这么精纯的能量,那真正的妖猪肉岂不更是大补?不行,得多吃点。

  想到这里,他又夹了一筷子塞进嘴里,闭着眼睛感受着那异样的香味和随之而来的精纯能量。

  “韩先生此次虽鲁莽,但那东宁县令朱费标的确是恶贯满盈,该诛!本官已将你圣门儒生的身份通报上去,想来,应该不至于让你受重判吧。”周德明又补充了一句。

  “谢大人。”韩奇山再次感谢。

  “府台大人,韩先生这次还带回来了万民伞。”一旁的阮云赶紧补充道。

  二人闻言,不由大喜,“太好了,有了这万民伞,更是如虎添翼。若是儒圣宫能为先生出面说情,想来无大碍了。”周德民大笑,这一次的宝,他算压对了。

  以后韩奇山若是入了儒圣宫,他也跟着沾光,肯定要官运亨通的。

  “下官先在这里恭喜先生了!”伍东舟也赶紧道贺。

  万民伞,还真不是谁都能拿得到的。若不是真正做了让老百姓感激的大事情,谁会卖你的帐。

  就算是廉吏,能拥有这东西的也是极少有的。

  席间,韩奇山又向周德明请教了不少这世界相关的通用知识,到是大开眼界。

  儒道一途,悟道之后入门为儒生,能凭思想影响别人的思维能力。别看只是最低一级,却也是万人之中难出一个,珍贵得很。

  再往上便是儒学,这时候已然可以控制别人的行为能力了。再往上是儒士,化语为法,可展开攻击。到了这个境界,也是儒学们真正具备战斗力的层次。

  更上则称为大儒,初具神通,能改变物质形态,很是神奇。

  最厉害的就是儒圣了,能无中生有,言出法随,可镇一国气运,至高无上。

  不过,当今南晋国却无一位儒圣,着实可惜,不然国运绝对不会处于三国之末的。

  “大人,我们回来的路上还碰到一件怪事。”韩奇山准备再多了解一下这方面的事情,希望能多掌握一些信息,以便自己分析之用。

  “先生请讲。”周德明笑问道。

  “在鄱县外的一处山岭中,我们一行人被术士布杀。”

  此话一出,二人皆是大吃一惊,吓得手中筷子都掉在桌上,眼珠子瞪得极大。

  “怎么回事?!!!”

  他们不仅只是惊讶韩奇生他们居然碰上了术士,更惊愕的是众人还能安然回来,这就不太合理了。

  阮云开口解释,如此这般大致将事情经过简单说了一遍。

  二人惊奇不已,“那万民伞在何处,能让我等见识一下吗?”讲真的,周德明他们只听说过,还真没见过。

  “当然可以。”韩奇山立刻将一旁的油布打开,拿出里面的白布递了过去。

  二人拿在手中,左看右看,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奇异之处。

  这就是一块白布,只是多了些名字而已,并无稀奇。

  “我等肉眼凡胎自是看不出这万民伞的宝贵之处,既然它能破去术士的阵法幻术,自当是宝,先生好好收藏才是。”说着,周德明将东西又递了回来,让他重新包好。

  “虽然不知道那术士为何之后没有再出手,但此事极为奇怪。两位大人知道术士的相关信息吗,学生很是好奇。”

  “术士这方面本官不太懂,但他们都有着不为普通所知的异能,当今供奉殿主便是一名术士。我院子里就是前任府台大人请了术士布置的。”周德明如此说了一句。

  韩奇山不由一惊,顿时来了兴趣“阵法?!!!”

  “不,听说只是风水,能改变住在这里之人的气运。”周德明答道。

  风水啊?这他自然知道,风水一说其实很好理解。只是心中惊讶,这世界的人对这方面居然知之甚少,看来,这里两极分化还真是太严重了。

  随后大家便是吃喝闲聊,因为上面有令,即刻将他押送京城,所以明早韩奇山就得出发前往南邑郡。

  酒席早早散了,各自回房休息,他没有被送去牢房,而是住在一间偏房之中,屋外衙役把守,这是程序不能废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