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回档南晋 > 第十一章 诗斗!

我的书架

第十一章 诗斗!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  韩奇山不仅胆量超人,诗才得了,现在还要冠上一个口才绝佳的钟头了吧。

  堂堂一位儒生鲁源修竟然让他怼得哑口无言,无话反驳。

  韩奇山心里清楚,对方算是被自己得罪狠了。

  不过他不后悔,更不会怂。面子是自己挣的,脸是自己丢的,非要送脸过来打,那自己还不得打得啪啪响啊!

  “好,韩先生说得好啊,本官以及诸位大人为韩先生准备了一些薄酒,以表心意,里面请。”见气氛尴尬,二人僵持,一直没说话站在一旁的穆禀良岔开了话题,给鲁源修一个台阶下。

  毕竟,整个南邑郡,可就是不到十个儒生而已。

  “韩先生,我等还有公务在身,后会有期。”阮云双手抱拳,说完,便去办理交接手续,便会立马离开。没人察觉,她眼中似乎闪过一丝不舍。

  “谢了阮捕头,诸位捕快兄弟,若有以后,定当后报。”韩奇山笑了笑,他打心眼里还是很感激这位女捕快的。

  说完,他与众人一起往里走去,本来韩奇山被引走在穆禀良身边,可鲁源修却一步横插过来,硬生生将他挤到了身后。

  穆禀良不语,与众官员皆是淡淡笑了笑,当作没有看见。

  韩奇山也不好说什么,面色平静迈步往里走去。

  里面早已摆上酒水和美食,看来穆禀良早有准备,自己的行程应该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到也不奇怪。他们每晚必住驿站,驿守都会用飞鸽传书通报,所以这点消息自然瞒不过郡守府。

  众人坐下,主位穆禀良一郡之守当仁不让,两旁是南邑郡的主要官员,而鲁源修正好坐在韩奇山的对立面,这要说不是刻意安排好的那才叫有鬼。

  “韩先生高义,我等听闻你的事迹也是佩服得很,了表心意而已,来,我等敬你一杯。”穆禀良举杯,众官员自然也都举起。

  “感谢穆大人和各位大人的抬爱,学生先干了。”韩奇山也不是不懂事的人,谦卑说完,仰头一饮而尽。

  大家也都干杯,一旁侍女立刻将大家的酒满上。

  “这酒好烈,不过够劲,呵呵。”韩奇山笑赞了一句,这酒的确很烈,应该是高度酒。不曾想,这个世界的酒也如此浓烈,到是难得。

  “韩先生有所不知,这可是上京极品女儿红,郡守大人的珍藏啊。”旁边一位官员立刻解释,顺带小小恭维一把,这让穆禀良很是受用。

  “唉!!!不值一提,不值一提,哈哈……”穆禀良摆手笑了笑,看得出他很享受这种感觉。

  呃!好吧,居然是个老阴币。韩奇山心里哔哔道,在场的人都心知肚名,没人会傻到拆穿说明。

  “大人如此抬爱,学生受宠若惊啊。”生存之道,就是如此。

  至少,在自己此时这种状况之下,最好避免与这种大人物结怨。装,你也得装出来。

  “你可是大才子,听闻化乐府传来,先生当时在贡院门前做了一首诗,直接悟道儒生,首实惊为天人。”穆禀良说着,直接开始念起了那首诗。

  “金樽清酒斗十千,玉盘珍羞直万钱。”

  “停杯投箸不能食,拔剑四顾心茫然。”

  “欲渡黄河冰塞川,将登太行雪满山。”

  “闲来垂钓碧溪上,铁复乘舟梦日边”

  “行路难,行路难,多岐路,今安在?”

  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。”

  没想到他居然将自己的诗给背了下来,可见这得有多喜欢。

  众人听完,纷纷叫好,拍案叫绝。只有鲁源修,眼中惊讶,但却透着浓浓的不服之色。

  “此诗,绝对可以名流千古啊!!!”

  “是啊,先生奇才,我等佩服。”

  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!妙,妙哉!!”

  众官员摇头晃脑,赞叹不已。

  “韩先生,只是不知道此诗何名?”穆禀良眼巴巴的问道,少了诗名,总是不完美。

  “行路难!”韩奇山重重答道,心中却暗念,不好意思了李白老前辈,冒名顶用一下。

  “行路难!好名!!”穆禀良拍手大赞,众人细细品味此诗名,越嚼越有味道。

  是啊,人生多岐路,何去何从谁又能说得清楚。不过最后这句最妙,画龙点晴,那意气风发不服输不认命的气势,叫人敬佩。

  众人如此赞扬,鲁源修心中更是不服气。

  “韩兄大才,学生仰慕,不如我们各作一首诗为各位大人助助兴如何?”

  果然,这丫的开始来怼人。哼!小爷脑里诗百篇,还怕你不成?随便搬两首出来,虐你如虐狗。

  “既然鲁兄有此雅兴,那学生就恭敬不如从命,鲁兄先请。”韩奇山温文儒雅笑道。

  鲁源修点了点头,低头深思起来。

  “天地圣门儒,细蚤跳上鼓。”

  “蹦有一寸高,以为天下数。”

  这诗一念完,众官员皆是一凝神,尴尬了。

  韩奇山也是微微皱眉,对方明显在骂自己跟跳蚤一般,不知天高地厚。才跳了一寸高,以为天下难有了。

  不过,就这才华,他还真不虚。

  “献丑,韩兄,到你了。”鲁源修洋洋得意的谦虚一笑,在等着对方出丑呢。

  “百炼千锤一根针,一颠一倒布上行。”

  “眼睛长在屁股上,只认衣冠不认人。”

  这下好了,韩奇山直接骂对方是势力小人,更狠更贴切。

  此诗一出,鲁源修气得脸色通红,旁边官员更是强行憋住,不然就笑出声来了。

  不甘屈辱的他又怎么会善罢干休,酝酿了一下,继续作诗还击。

  “当世豪杰亦出尘,仙山压顶不变行。”

  “以为江水横行过,赴京秋后只留魂。”

  这货发火了,直接用诗开始诅咒韩奇山此行必被秋后问斩,死跷跷。

  火药味这么重,那韩奇山也不客气了。

  “相鼠有皮,人而无仪;人而无仪,不死何为?”

  “相鼠有齿,人而无止;人而无止,不死何俟?”

  “相鼠有体,人而无礼;人而无礼,胡不遄死?”

  这诗更狠,老鼠都有皮,人没有威仪,还不如早点去死?

  老鼠都有牙齿,做人没节制,还等什么不去死?

  老鼠都还有体,做人却不守礼,赶快去死别迟疑。

  直接怼鲁源修无仪、无节、无礼,趁早去死,可是骂得不轻。

  “你……”鲁源修果然气结,吼了一声,却是说不出话来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