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回档南晋 > 第十二章 上京刑狱

我的书架

第十二章 上京刑狱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  见酒桌之上,二人火药味如此之重,很明显鲁修源吃了亏,穆禀良赶紧插言一笑。

  “著诗助兴而已,二位不必在意,来,本官敬大家一杯。”郡守都端起了酒,其他人怎敢不抬。

  鲁源修气性再大,也不好此刻发作,只得猛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  韩奇山得意,不忘给鲁源修投去挑衅的眼神,更是气得对方要吃人。可惜,拿他没办法。

  文不行,想动武,场面又不合适,而且肯定打不过。韩奇山从小生长在贫苦人家,可是要下地干活的,身材还算壮实。

  一杯干完,大家又扯了些闲皮,看过万民伞,酒席很快散去。韩奇山便被安排进了一间偏房,仍然没有被关进牢中。

  松被软枕,到比大牢里强多了。

  韩奇山也在心中暗惊,没想到一个儒生就能有这么优越的待遇。

  若自己没有觉醒儒生,恐怕都会被治重罪吧。大闹贡院、斩杀官吏,哪一样都够斩立诀。

  所以,他从来都不相信公平二字。世间只有公平二字,却无真正的公平这事。

  第二日,押解他进上京的是一名六品武将,名为陆元勋。郡守府中任职偏执将,统管府中一切护卫事物。

  此人身材魁梧,面黑如炭,身手不俗,是一名先天境强者。

  因身形和肤色的关系,被誉有“黑面阎罗”之称。

  这家伙看到韩奇山的时候,也是一愣,不由多看了几眼。

  他知道,自己的实力根本瞒不过这位先天武者,不由尬笑了笑。

  “有劳陆将军了。”

  陆元勋没有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

  这一次,韩奇山没有骑马,而是被安排坐进了一辆马车之中。周围用厚厚的布挡住,根本看不见外面情形。自然,外面也看不到里头的情况。

  “上路!”阮元勋一声令下,一队人马开动,向城外驶去。

  韩奇山撩开帘布,看着外面的街道,心中暗叹,自己还真是漂泊命,这一去不知道何时才会再回来。

  从小,自己也是跟着父母到处飘泊,以至于总换学校,成绩自然不可能好。长大后也是飘泊到他乡打工,可以说,自己的人生就是在飘泊中度过。

  穿过内城,过了外城,很快,他们走出了城门,奔向官道。

  此去上京,路途遥远,上千里距离,快步也得跑上十日,坐马车,更是慢得一比。

  陆元勋还真是个黑脸阎罗,除了必要之事,他从不多言,果然沉默是金。

  这么无趣的一个人,韩奇山自然也懒得跟他打什么交道。等挨过了这一段中途,谁愿见他那张冷冰冰的脸似的。

  足足用了十五天,众人方到了南晋国的京畿首府,上京城。

  让韩奇山疑惑的是,之前碰到的那个术士也没有再出现来找自己麻烦。难道说,那天只是一个巧合?

  不然,说不通啊!

  再则,自己为何能感应到那万民伞还有那阵法之中的奇怪感觉。

  之前鲁源修也碰过万民伞,可明显他并没有自己那种感觉,还真是奇怪。

  种种的疑惑,不断在他脑中浮现,怎么自己才来到这个世界,就碰上这么多没头没脑的事情?

  到了刑部这里之后,可就再没有之前那般高床软枕的待遇了,直接下了大狱。

  当然,他被单独关押在一个天牢之中。

  此里与外界算是彻底隔绝,连一丝阳光都照不进来。阴霉难闻的味道呛得人喘不过气,牢中不时传来哭冤叫屈的声音,胆小者能被吓傻。

  能被关押进这里的,无一不是重犯,进来容易,想再出去,却是好比登天。

  于是便有了一句话,“一入刑狱门,七七等回魂”的说法。

  刑部一间公案房中,典狱长正在察看案卷。

  “大人,化乐府儒生韩奇山已押到,此时关押在地字二甲牢房中。”有下官执守前来汇报,并递上了文案书卷。

  “哦?”典狱长双眸一睁,似乎来了兴趣。挥手退走这名执守之后,立刻展开案卷查看起来。片刻后,他赶紧合上卷宗紧紧握在手中立刻夺门而去。

  这韩奇山不仅是名儒生,还拿到了万民伞,而且又得到化乐府的力保,不能不让人重视。更为关键的是,不知为何,连九公之一的谨怀公齐肿熏也在关注此事。

  还有儒圣宫那边,肯定也会来干预,事关重大,他自然不能定夺。

  进了侍郎阁,立刻汇报“禀侍郎大人,南邑郡化乐府犯人,圣门儒生韩奇山已经押解抵达,此刻正在本部狱中,这是案卷。”说着,双手将卷宗逞上去。

  闻言,左侍郎黄辞才也是一脸慎重,立刻看起了卷宗。

  片刻后,他脸色凝重起来。

  “侍郎大人,这该如何是好?”典狱长谨慎问道,这案子牵扯两大势力,极为让人头痛,稍有偏差就有可能得罪其中一方,这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。

  “此事不可大意,咱们谁都不能得罪,派人去请……”话才说到这里,突然门外冲进来一位下吏。

  “报!……”

  “讲。”左侍郎说道。

  “寒、寒金档来了,要、要见您。”这名下吏显得有些有紧张的答道。

  果然,二人闻言也都面色一沉,左侍郎更是立刻冲了出去,典狱长紧紧跟随。

  刚出去没多远,便看到来人,二人赶紧上前行礼打招呼。

  “呵呵,原来是寒金档来了,有失远迎啊。”

  “左侍郎,听说那南邑郡化乐府的嫌犯儒生,韩奇山送到了?”寒金档就跟他的姓一样,吐气如寒,让人都不禁浑身一凝。

  别看左侍郎虽然身居三品,而寒金档身上没品,但也绝对不是他能招惹得起的存在。

  九公之中,谨怀公座下之人,那身份可是不普通,负责监察绝密,处理诡秘之事,意见是可以直达天听的存在。

  不仅如此,寒金档本身也是一位神气境的超级高手,整个南晋能达到这种层面的武者也不多。

  “刚刚才到,关押在地牢之中。”左侍郎答道。

  “带路。”

  “寒金档这边请。”左侍郎哪敢怠慢,赶紧让曲狱长在前面领路。

  能在刑部大牢还这么牛比哄哄的人物,虽然也能不少,但连个批文手续都不办理就能去见犯人的,那可就真没几个人了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