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回档南晋 > 第十七章 谁给谁下马威

我的书架

第十七章 谁给谁下马威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  “车夫大哥,问你个事呗。”马车里,韩奇山颇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小的是府上车夫,大公子您叫我阿福就可以了。”车夫边赶车边答道。

  “我爷爷还住在府里吗?”这是他最在意的事情,当年就是这个爷爷命人将自己送走,可见他是多么不待见自己。若那老头子还在府上,自己也懒得去瞧他脸色。

  “回大少爷的话,太老爷前几年已经过世,现在大将军当家作主。”

  韩奇生松了口气,满意的点了点头,继续问道:“现在我大伯在哪里行走?”

  “大将军官拜禁卫军左卫大将军,正三品,赐准宫闱带刀行走。”

  666!居然还是个三品大吏,而且掌管一队禁卫军,实权人物啊。不过他既然知道自己到了上京,却没有来为自己脱罪,这有些让韩奇山不满。

  “我大伯这个好相处吗?”

  “大公子,这个您得自己体会了,我们这些下人不好评说。”车夫一脸避讳答道,他哪里敢说。要说,也只敢往好了说。

  古代下人对于主家乱嚼舌根的话,那处罚可不是一般的严。狠心的家主,甚至直接打死的也不是没有。

  虽然对方没有说,但韩奇山有种不妙的感觉。

  很快,便来到了一座府邸前。

  “大少爷,到了,您可以下车了。”车夫喊道,韩奇山揭开帘子一看,宅门并不宽大,但青砖铺地,灰瓦盖顶,木制的门头书着韩将军府。门口一对青石狮子,看起来威武霸气,眼睛似乎透着光芒,活灵活现。

  一位三品将军就只住这么大点府宅?!!这可与他心里想象不太一样,比起刑部衙门真算是弟中弟弟了。

  “这里离皇城多远?”好奇的问了一嘴。

  “十五里地。”阿福笑答。

  离皇城这么近?这么一算的话,这里相当于一环中心的位置了,寸土寸金啊!

  照这么说来,这宅子貌似也不便宜了。

  “嗯,不错,一环黄金房。”他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啊?大少爷,什么一环……?”车夫阿福一头雾水。

  “没什么,咦?怎么连个迎接的人都没有啊?”

  “啊?你们干瞪着干什么,还不快来迎接大公子。”阿福向着门口守卫不满喊了起来。

  两人应该听闻过此事,立刻跑下阶梯。

  “大、大公子,您里面请。”

  看得出,两人笑得那么虚伪,只是做做样子罢了。不过韩奇山不在意,跟着其中一人走了进去。

  “夫人,大公子到。”将他领到客厅,禀报了一声门卫便转身离开。

  客厅之中,坐着一位美妇,虽然年过四十,却依旧风韵犹存,保养得很好,可以说,打分的话她这个年纪算得上是上等。

  他在打量对方,美女自然也在打量他。对方那眼神他很熟悉,以前乡里张大财主家的千金鄙视自己是就是这种眼神。

  既然喊夫人,自然就是自己的伯母黎氏了。

  “侄儿见过伯母!”韩奇山双手抱在胸前,躬身行礼。第一次见面,这是对长辈的尊重。

  “嗯!”她从鼻子哼哼了一声,很是轻慢的样子,继续问道:“你就是韩奇山啊,五官到是跟老爷有些像,就是皮肤太黑了些,没少吃苦吧?”

  这本是一句关心的话,可怎么听出了异样的味道来了呢。

  “从小干活,皮肤自然黑了些。”韩奇山答道,心中已有些许不满。

  “嗯!”大伯母黎氏鼻子哼哼了一声,便自顾自的抬起茶杯低头喝茶,不再说话。

  客厅之中,一下陷入了尴尬。

  对方即不说话,也不让座,还一脸阴阳怪气的模样,这是要给自己来个下马威啊。

  韩奇山也不是那种呆板好欺负之人,可不会墨守成规,一屁股坐在了旁边椅子上。还大大的伸了个懒腰,“嗯!这刚从刑部大狱中出来,站久了腿还是很酸的。这椅子真舒服。”

  见状,黎氏眉头一皱,脸色却不大好。

  本想呵责他一通,却闻这家伙说刚从刑部大狱中出来,吃惊不小。

  她只知道老爷说今天让阿福去接韩奇山回来,却没说去哪里接,所以并不知道他的相关事情。

  “你、你为何会在刑部大狱?!!”

  “没什么,只是一些小事而已。”韩奇山笑了笑,一脸轻松的样子。

  黎氏虽为妇人,可也知道小事能进刑部大狱?

  “都进刑部了,还会是小事?”

  “其实呀,也没什么,我就是在县衙大堂斩杀了县令和十几个衙役而已。”韩奇山特意说清楚了犯的案子。

  他说得到是轻松,可是黎氏却吓得唰一下站了起来,脸色惊愕之中透着几分惧意。

  对于她的反应,韩奇山还是很满意的。

  哼!看看谁给谁来个下马威。

  “你、你杀、杀了十几个人!!!!”杀人犯啊,而且还杀了十几个,都是官差,眼前这文质彬彬的侄儿这么凶恶吗?

  “伯母别怕,那些都是恶人,现在没事了。”韩奇山笑着解释了起来,然后将敕令拍到了茶几上。

  黎氏松了口气,她到不是担心这小子是从刑部逃出来的。

  随即一改刚才清高轻慢的嘴脸,挤出了煦丽的笑容“想来如此,不然刑部也不会释放你。”

  “伯母,怎么家里来人都不给上杯茶的吗,这些下人是该好好管教管教了。”韩奇山手指轻轻捏了捏自己的嗓子,故意咳了一声。

  “哎呀,这些当杀的奴才,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,来人……”她赶紧冲门外喊了起来,立刻有丫环进来。

  “夫人。”

  “贱婢,大公子到家也不知道上茶,找打吗,还不快上茶。”黎氏生气的呵斥起来。

  “是!”丫环吓得赶紧转身离去,只是脸上充满了委屈,眼睛里更是莹莹闪动。明明就是黎氏之前吩咐不要上茶的,现在又翻脸,还怪到自己身上。

  这就是这个社会,做下人的不平等。

  很快,一杯上好清茶放到韩奇山面前,他抬起闻了闻,又浅尝了尝。

  “嗯,茶叶不错,呵呵。”

  “喜欢就好,喜欢就好。”黎氏陪笑。

  韩奇山心中暗笑,还不信镇不住你?
sitemap